新华社揭“网络水军”删帖产业链:多少十万元

 新闻中心     |      2019-01-22 13:08

  揭“网络水军”删帖产业链:多少十万元操控舆情

  

  搜寻要害词明明看到文章却打不开,点击文章发现文过错题,污点始终的新闻人物铺天盖地都是正面报道……这些蹊跷事的幕后推手就是传说的“网络水军”。

  湖北、福建等地警方近日相继破获“网络水军”团伙犯罪案件,揭开了“网络水军”非法经营的手法和套路。“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网络水军”明码标价,通过删帖、发帖,有的用几十万元就能“操控”舆情。

  数千万元大案揭“网络水军”删帖、发帖手腕

  湖北省公安厅近日通报了一起公安部督办的跨8省市特大“网络水军”非法经营案,荆州警方抓获涉案人员13人,初步查清涉案资金3000余万元。福建莆田警方侦破的“网络水军”团伙犯法案件中,查清炒作网络舆情事件215起,关停非法网站100个。

  据警方介绍,“网络水军”主要通过有偿删帖和恶意发帖等谋取暴利,他们先与客户谈好需要删除多少不利信息、在多少个站点发布多少篇幅的负面信息等,而后利用把持的渠道资源进行删除或发布等。

  记者考核发现,“网络水军”通过多种手段达到删帖的目的。一是彻底删除。这些帖文无奈通过关键词搜索到,输入此前的链接也无奈再打开网页。二是屏蔽。对搜索引擎快照进行删除,诚然帖文内容仍然存在,但通过关键词搜不出来,如直接输入链接还可能翻开网页。三是更换。通过技能手段对搜查引擎的部分快照进行更改,使相关帖文的标题和快照内容变成完全无关的内容,下降网民的点击意愿,以此到达类似屏蔽的成果。另外,有些“网络水军”发布委托人的正面帖文,并利用流量点击、频繁转发等手段使这些内容位于前端页面,使相关负面信息“下沉”,降落负面信息的曝光率。

  “发帖”是“网络水军”另一种牟利手段。警方调查发现,一些公司为了贸易竞争,雇佣“网络水军”批量发布竞争对手的负面信息。例如,厦门警方侦破的一起案件中,“水军”多是应用资讯、问答、百科网站或小视频软件等发布、推广负面文章,援助客户打击竞争对手。

  多少十万元“操控”舆情,有“水军”月提成7万多元

  记者考察发明,雇佣“网络水军”的以企业居多,目标是为了在激烈的商业竞争中获胜,或是为了消除负面舆情。福建省莆田市公安局城厢分局网安大队民警苏锋先容,曾有企业在参与政府名目竞标过程中组织“网络水军”,大量发帖歹意攻打,导致竞争对手失败并损失逾百万元。

  这些企业多数通过“公关公司”雇佣“网络水军”。荆州警方先后查处4家涉案“公关公司”,抓获犯罪嫌疑人11名。这4家公司号称为客户供应网上舆情优化服务,雇佣“网络水军”批量清理对客户不利的网络信息。

  据懂得,“网络水军”在一段时光内舆情控制个别收费几十万元。荆州查处的案件中,有时一个名目收费多达100多万元。

  “水军”接单后,会以委托企业的名义向网站发函,申说相干网帖不实或侵权,提出如不删除将提起诉讼,一些网站为减少麻烦就直接删帖。

  此外,“水军”还会贿赂网站管理员、版主、吧主等。办案民警介绍,有医院想删掉网上负面信息,诸如“只有要花100块就能治好的病,在这家病院花了好几百都没后果”之类的内容,“水军”对接网站管理员“给好处”删帖。“大的网站删一条正常收两三千元,小网站一般收四五百元。”这位民警说。

  据理解,“水军”收益颇丰。有团伙规定,成员月营业额超过10万元的可提成25%,有的成员月提成最高达7万多元。

  为了提高收益,有的“网络水军”团伙还自建网站,控制信息发布、删除权。警方介绍,犯罪嫌疑人刘某炜,通过自建或帮助别人建设非法网站等手段,违规集纳、采编发布负面信息,共掌握操纵“今日中国焦点”“民主法治网”“华人法治”“品德中国网”等100个网站的信息发布、删除权。

  2018年1月至6月期间,钟某玲、赵某玲、刘某兵等人以每条帖文40元至50元的价钱接单后,再以每条帖文20元至30元的价格委托刘某炜进行发帖。仅半年时间,这一“水军”团伙就炒作事件215起,有偿宣布帖文近3000条,给涉事个人、企业以及畸形网络秩序造成重大影响,刘某炜从中牟利30余万元。

  强化“全链条”治理,加大打击跟表彰力度

  不少办案民警表示,因为网络删帖即时性很强,已删除的帖文链接无法打开,甚至正在进行的删帖举动很多都是“秒删”,取证工作难度极大。

  周龙、苏锋等多位办案民警认为,维护网络畸形秩序必须强化“全链条”管理,除打击“网络水军”之外,对恶意雇佣“网络水军”发布虚假信息的企业跟个人,以及加入其中的“公关公司”、网络管理员等,都要加大打击和表扬力度。

  福建瀛坤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翼腾以为,对“网络水军”捏造、传播虚伪信息等行动,造成不利影响和结果的,根据侵权任务法和《最高公民法院对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力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等,须要承担民事义务;通过信息网络有偿提供删除信息服务,或者明知是虚假信息,通过信息网络有偿供给发布信息等服务,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分,达到《对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履行诋毁等刑事案件实用法律若干问题的阐明》划定程度的,根据不同的行为情节和严格水平,可能构成非法经营罪、挑战滋事罪、敲诈勒索罪和其余刑事犯罪。

  由于“网络水军”多是跨地区、网络化发展举措,客观上增加了打击难度。中国国民大学法学院教养刘俊海等多位专家倡导,市场监管、网信、公安等局部要造成监管合力,建立长效监管合作机制,打造跨部分、跨地域的信息共享机制,形成无缝对接、有机衔接的打击“网络水军”的配合机制。(完)